“我们知道重新出发很难,但是失败大不了就是梦一场,只要我们仍然是家人,就没人能击垮我们。” 提到新发的专辑里面的歌曲《终点起点》,鱼丁糸的成员八女(苏打绿小威)感慨道。

 

鱼丁糸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其实他们正正就是一直陪伴着不少人青春的乐团——苏打绿。

2019年,苏打绿与前经纪人兼伯乐林暐哲合作关系告吹,并且陷入长久的法律官司战。

在休团三年后首次合体公开亮相宣传新歌,深陷版权纠纷官司的苏打绿乐队在采访中表示,“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告诉所有人我们有多委屈,无辜,而是我们六个人之间彼此的羁绊,让我们六个人始终都是一体的……”

 

过去三年对于苏打绿乐队来说,是动荡且不平凡的三年。自从2019年主唱吴青峰公开演唱《歌颂者》、《巴别塔庆典》等曲目,林伟哲以违反著作权为由向吴青峰提出了刑事告诉,苏打绿的版权纠纷事件就正式拉开帷幕。由于之前吴青峰和林伟哲合约里签订的“著作专属授权”的相关法律效力,吴青峰并没有在规定解约时间里以书面通知林伟哲进行解约,所以该合约默认自动续约,故而吴青峰公开演唱歌曲,违反了著作权,牵扯进相关的刑事诉讼。昔日师徒如今对簿公堂,双方各执一词,争论激烈,然而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案件中,最受到影响的无疑是苏打绿乐队的音乐创作和声誉。

 

由于著作专属授权的相关规定,苏打绿乐队不可以再公开演唱曾经的原创歌曲,同时由于“苏打绿”的商标所有权也在林伟哲的名下,故而被迫改名成“鱼丁糸”。

 

今时今日,《终点起点》这首歌的发行,也有了更多的含义。“因为大家对我们的创作风格太熟悉了,所以这次加入了新的编曲老师和新元素。” 与新的制作人合作,不同于以往的音乐风格,这次的编曲采取了剧场音乐的管弦乐风格,在音乐人王希文,陈君豪等编曲人的参与制作下,鱼丁糸和不同的制作人碰撞出不同的火花,同时也打破了乐队原有的创作习惯。“一直以来乐队都有一个固定的创作pattern,但是当sunny老师来的时候,他第一个打破乐队的创作习惯,开始了云端创作,也就是把每位成员的想法放入云端档案,然后互相分享,但是俊浩的加入又给乐队带来了很多新的制作模式,促进每个人不断尝试,最后成就了这张专辑。”提到创作的过程,每位成员脸上流露出温柔和欣喜的神情。

正如歌词中唱道的:“当世界改变了模样,压的我们喘不过气,我们用这首歌,疗愈彼此,告诉自己,终点过后,就是起点。” ,鱼丁糸做好了再出发的准备,“这张专辑是一个从制作方式上面就不同于我们以往的习惯,也算是我们在出道了十几年的现在我们等于是一个把过去的音乐资历集大成。” 乐队成员何景扬说道。

“请大家关注中年乐团要复出真的是不太容易,我们‘复建’了三四年终于有一些歌可以给大家听。” 吴青峰笑着说。

 

提到对自己的复出的期许, 成员们笑称“现在没办法和大家分享太多”。吴青峰感慨道, “其实我们对自己的期许很简单,就是大家一起写歌。这张专辑里除了有外力帮忙之外,很多作品是由成员们一起合作然后交织写出来的,这是以前的苏打绿做不到的事情。”

 

“其实现在才是我们的黄金时代,”何景扬说道。

 

而正如他们所说,在六月发行的《终点起点》后,鱼丁糸才正正开始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音乐道路。

七月闭幕,鱼丁糸又带来了一首新歌《我就奇怪》

作为影集主题曲,歌曲戏剧张力十足,在其充满转折的乐章中,青峰顺势发展出第二人格,以反转又反讽、自嘲又自呛的歌词,定调属于他们独特式的黑色幽默。奇怪的音乐,奇怪的团员,奇怪的经历,创造出莫名其妙,却独一无二的风格。

尽管未来可能依然奇怪,荒唐,可是相信鱼丁糸也会继续拥抱这些经历作为创作的养分,为乐迷带来更多值得期待的作品。

 

-Kitty Wang